bodu.com

经纪人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托口赋


    西南门户,沅水上游;豹雾重重,清渠汇流。两江顶托,谓之托口;地灵人杰,万里封侯。千年古镇,屹立春秋。桨声欸乃白云杳,上通滇贵;危壑松风轻舟疾,下联汉沪。漱霞流丹,涛鸣浪湍,船工号子,声振丛林。玉影冰魂,鸬鹚翩飞。锚起樯动,风云际会!君若航拍,俯瞰其址,东接江市,南往会同,西掬芷岸,北依沅河。兰棹香草,恒念美人迟暮;青天碧海,常恐英雄早凋。操琴临风,最虞杨公无眠;抚笛叹月,怕惊夜半归禽。
    嗟夫!今因五凌,修建电站,拦河筑坝,梦断故园,烟波浩渺,惜乎惜乎,历史人文,永沉江底!斜阳唱晚,岚清雾白,更于何处堪觅?桃花云影,丽景青霜,骚客无计登船。散人犹记:王家窨子,段家桥边,太祖含饴,摇扇笑看子孙;妯娌低眉,遮颜暗嗔相公。木商古道,傩戏铿锵;银楼喧哗,排坞歌扬。鳞次栉比,油号铜庄。锡原别墅卧高马,青莲东家待客忙。边地明珠,深藏芳草;蛟龙暮雨,迎来送往。崇文重学,矢志救国,弹丸小镇,就读黄埔军校,凡十一人。尚有周遭黄埔学子,信件在此中转者五六人也。痛哉!天妒英才,王公心敏,岂非字智泉而早赴黄泉?曹公文瀚,竟因名永湘而去国怀乡?可怜游子,百岁高龄,犹自客居他国,一帘幽梦,往事凝香,背对朝阳,翘盼归航。却恐邻里无人识,醒来落泪,徒遗梦痕。廉颇老矣!几度唏嘘。洛城寿终,亦难瞑目。憾乎!阋墙不息之憾,带至永远;朗溪月白之夜,犹闻悲声。梅子熟时,彼岸谁念杨荆洲?小乔初嫁,再无痴情向绣楼!碧水沙洲,白发渔樵,托口老店,宾客来去增寂寞;明月高悬,吾心若水,旧坟新塚,孤鹜排云留鳞爪。
    曾记否,诸葛遗址,朗溪书声,三府会馆,虎踞龙盘。九街清泰,耕读传家,农门孕育多少豪杰!晓阳草暖,双盛灯晦,一宿奏响几许弦歌!鸾楼百尺,鹳鸟低回,苗民蜂拥,李震屠城。翼王仁善,敕令达开,手下留情,得存文脉……俱往矣!复观后人,临江听雨,倚窗读云。抱膝长吟,暖手敲字,寒月清宵,为谁把栏杆拍遍?闭门焚稿,冻柠热茶,凭甚将红尘窥破?前人诗云:
山奇水秀沅江边,两岸穿梭有渡船。
北水回旋图画里,橘林舞蹈晚风间。
河滩钓叟垂鱼竿,农舍樵夫唱酒仙。
千年古镇今变样,大桥横渡无夕烟!

 

1:托口,东与江市镇相连,南接会同县,西与芷江侗族自治县相邻,北与沅河镇为界,土地总面积117.3平方公里,镇政府驻大桥街居委会,距市治黔城22公里。该镇因位于沅江、渠水汇合处,两水互为顶托,故名托口。唐贞观八年(公元634 年),析龙标置朗溪县,属叙州,托口即朗溪故城。宋置托口砦(通“寨”,一种阻击敌人进攻的军事设施),属黔阳县。民国时期为托口镇,建国后隶属四区(托口区),1956年建乡,1958年改乡建公社,1984年恢复乡建制,1985年撤乡并镇。20142月电站水库蓄水,托口全镇搬迁。

2:豹雾,托口有山名豹雾。

3:王心敏,散人之二伯爷。生卒年不详。黄埔军校第五期学生、家住湖南黔阳托口段家桥王宅。字智泉。抗日期间战死沙场。

4:曹永湘,黄埔军校第八期学生、家住湖南黔阳托口,字文瀚(19112008),曾任国民革命军整编第七十五军第十六师少将师长,“参谋本部”常务次长。19575月,以“参谋本部”常务次长身份兼任 “中兴计划室”主任(中将)。著有《梦痕诗集》、《经历鳞爪》等著作。2008年底病逝于美国洛杉矶。曹永湘故居于2010年正月二十一被毁于大火。曾捐资修建“凝香阁”及“朝阳路”,意集天下之芳香於斯,惠托口人。曹永湘有诗《七律·故乡托口》曰:“巍峨抱雾瞰群峰,阴水萦迴流向东。僻市千家崇朴俗,鸾楼百尺摹故风。晓阳隐寺钟声远,鹳鸟连村气象宏。偏处湘黔边境地,深山踞虎水潜龙。”

5:阳荆洲,托口地名,盛产杨梅。

6:小乔,托口著名青楼“双盛楼”(号称“湘西第一青楼”)女优。当年弦歌不断、燕语莺云,是政界要人及富商豪绅们聚会之所。与大乔等当红名妓一度引来富商达官及文人墨客的仰慕。

7:白发渔樵,与下面的“吾心若水”均为托口籍著名网友,也是散人经年挚友。分别有文集画册多种传世。

8:龙盘、清泰:均系托口街名。

9:晓阳,托口山地名。散人外祖母长眠于此,古镇蓄水,坟墓亦随之搬迁至更高处。

10:鸾楼,民国时镇公所大院,墙头瓦楞细草摇曳,墙角青苔水渍斑驳,院内有木结构之五层高楼,楼名“鸾楼”。楼高数丈而不用钢筋水泥,也不用一颗铁钉,足见当年建筑术之高超精湛。

11:李震,湖广总兵兼贵州右都督。明成化二年(1466)丙戌三月六日,广西石门杨庆坑、石村龙总根、下乡杨庆幕、芙蓉李盛联等人,联合三百款首、四百款长,在通道双江吉利款场坪,倒牛合款,制定侗族款规款约。武冈、靖州、沅州、铜鼓、五开苗民蜂拥而起,贵州亦告急。诸峒苗民攻克黔阳县、会同县、洪江砦一带。李震率兵分四路“进讨”,用叛苗作向导,直抵托口清水江。官兵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极为凶残。根据《苗防志》记载,两个月时间,李震破寨800座,焚庐舍13000余间,斩首义军2100余级,生俘义军250人,掳男女500余名,子女600余口。明成化十一年(1475)乙未,会同县西部清水江峒、苗族人民再次起义,击败官军,占领武冈州、靖州、会同县、洪江砦、黔阳县等地。总兵李震与巡抚刘敷率兵分五路“围剿”,龙永福和刘弊进讨会同县、托口砦、黔阳县、洪江砦一带。明成化十二年(1476)丙申,贵州、湖南边境莱溪、清水江诸峒民,进攻靖州、武冈、黔阳、托口,被总兵李震、巡抚刘敷分兵击败。龙永福战死白岩塘,刘弊破620余座苗寨,俘杀8500余人,抓走10000余人。

12:翼王,太平天国首领石达开是也。清咸丰十一年(1861),杨通诚任托口外委千总。十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师入川,途经江西街、托口,击败杨通诚所率清兵。初二进攻黔城,初七取道双溪铺,离黔阳西进。时奉守托口朗溪书院者为苗老三,对石达开言:“朗溪书院者,为托口一地之文明教化之所也,务请将军系念教育大业而保留之。”石达开乃文武兼备之儒将,闻苗老三言,遂下令不得焚毁,托口朗溪书院因得以保存。清同治二年(1863)八月,翼王部将李复猷回师东征,经托口往黔城。奉守托口朗溪书院的苗老三又将前石达开将军之处理意见及方法如实禀告,李复猷尊重翼王之命,不敢焚毁,朗溪书院复得幸存焉。

(天下商都转载,作者王一丁,作者授权,2015-03-17 王一丁 播音朗诵音乐)

分享到:

上一篇:不赞不行:墙上的咖啡

下一篇:揭秘十大夺命喝水恶习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